首页> 历史军事> 魏挽天倾> 卷一·许都风云 第四十六章·恩、怨、情、仇!

卷一·许都风云 第四十六章·恩、怨、情、仇!

章节报错(免登陆)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 dingdian666.com,更新快,无弹窗!     曹操眸中精光一闪,“天子果真这么说?”
    荀攸作揖道“主公,既然天子愿意如此交易,那么主公未尝不可大方一点。”
    曹操手指敲击着桌案道“公达的意思是?”
    就见荀攸驱步上前道“为了他的老丈人,天子都许诺将虎贲中郎将这个职位交出来了。主公还需要吝啬一个有名无实的县候嘛?”
    曹操听罢抚须大笑“公达之言深得我心。”
    天子有诏命,曹昂罪大,然事出有因,虽依律当诛,然情有可原。
    朕与司空应当三思后行,莫辜负纯善之心。朕以为,当赏,着赐加封虎贲中郎将,伏新为国丈之子加封县候……这是曹操与刘协的交换。”
    看似是围绕着曹昂的罚判从而进行的辩论,实际上却别有用心。
    曹操当然不想曹昂被杀,可他却不能直言。刘协知道,如果处置曹昂,那一整个帝党定然必死无疑。他身边可用之人不多,伏完不仅仅是他的丈人,更是他肱骨之臣。
    如果他连伏完都救不得,岂不是令其他人心寒?所以,刘协必须要救伏完,可要救伏完,首先就不能让曹昂被处置。这是一个先决条件,若曹昂被处置的话……
    曹操这是用伏家父子乃至整个帝党的命,来要挟刘协。刘协用曹昂的结果,来与曹司空完成的交易……
    这是一场小小的博弈,但最终结果如何,谁也不得而知。一来一回,一个回合交锋。硝烟全无,却暗藏杀机。汉家与曹家的交锋,开始了……
    表面上看,似乎是不分伯仲,很难说谁高谁低。
    可实际上,曹操已掌握了主动。刘协的每一个反应,都已被曹操所张望,这位汉家天子历经磨难,的确是有心思。可是,他却遇到了一个更高明的年轻对手,与曹操父子相比,天子刘协未免太过稚嫩。夜已经深沉,牢里的众人,早已没了牌局上的劲头,具都沉沉的睡下,尤其是典满和许仪鼾声如雷。
    曹昂躺在狱卒放置的楠木床案上,透过劳间的小窗,仰望夜空。但见群星璀璨,好似银色的大桥横跨天空……
    曹昂嘴里咬着一根枯草,思忖着此事的前后思绪。
    翻身坐起来,靠着粉白的墙壁,曹昂双手抱拳在颌下,蜷腿沉思不语。
    衣带诏事件越来越近,自己是否该给老曹提一个醒?曹昂丝毫不会担心自己会受到什么处罚,曹昂坚信,刘协定然会因与曹操的交易舍弃一些什么,而刘协付出的代价,会让曹昂成为得利者,心中业已猜了个七七八八了,口中喃喃道“应该快出来了吧?”
    ……
    牢门打开,狱卒蹑手蹑脚绕过一众睡得震天响的大汉子,走到曹昂旁边,在他耳边轻声叫唤着“公子,公子。”
    曹昂睁开眼睛,透过清冷的月光看到牢头凑在自己跟前,道“何事?”牢头有些欲言又止“有贵人要见您。”
    “什么贵人?”
    “您出去就知晓了,牢外面有车驾,到时自然会有人将您送回来。”看到牢头一本正经的说着,曹昂就知道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在牢里发生了,谁家坐牢的还可以随意出入?曹昂睨了牢头一言,揶揄的说道“你就不怕我一去不回。”牢头一笑,向曹昂作揖道“大公子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坐着车驾,在早已宵禁的许都城中畅通无阻,良久,车驾停驻,曹昂出了车驾,那车夫向曹昂指了指自己的没有舌头的口腔以及听不到声音的耳朵,似乎是在向曹昂示意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不会说出去。
    这更让曹昂惊疑,到底是谁要见自己,做的如此隐蔽?这里是一处亭台水榭,虽然夜色正浓却无法掩盖此处的意境,石台的罩灯将那名白衣人照的透亮,只见她瞧着曹昂英那俊逸的面庞,高挑的身材还有那阳光而富有朝气的味道,
    兜帽之下隐藏的一双眼睛渐渐像猫一样眯起来,似乎曹昂是一餐和她口味的美食一般。此刻,灯下,孤男寡女,一种异样的情愫和迅速发酵、释放、弥漫开来。身子就禁不住发起抖来。这种快意,不仅仅是董贵人怀有身孕后的孤枕难眠,更是一个成熟女子对男欢女爱的渴望,更有一种对刘协报复的快感。
    她是伏寿,不知心中作何想,鬼使神差的来找曹昂,她说不清自己想要做些什么,照理说曹昂伤害了自己的弟弟,自己理应报复他,可是,在听到父亲与弟弟的境况时,她的心里古井无波,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何。她想来找曹昂,也许是一个借口,也许是一个答案,谁知道呢?
    待到曹昂走进,伏寿将兜帽掀开,露出真容来,曹昂不由得错愕,“皇后?”
    猩红的嘴唇露出一抹笑意“曹公子似乎很惊讶于本宫在这里?啊,不对,该是称呼您虎贲中郎将了?”曹昂眉头一挑“中郎将?”
    虎贲中郎将,执掌宫中宿卫之全责,若战时需抵御外侮,如此实权的官职不是一直被刘协拼死把持着吗?而今莫非是作为代价交换?
    经过伏寿的一番细说曹昂才知晓果真是刘协以虎贲中郎将一职换取了曹操对于伏家父子的不再追究,曹昂有些玩味,那她深夜将自己叫来是什么意思呢?
    伏寿是谁?是高贵的大汉皇后,只见她望向曹昂,一双眸子渐渐地亮了起来,一步步走向曹昂,眸波含俏,荡漾着一股媚意。那猩红如血的唇叫人一见就有一股冲动。鬓发低垂、秀项修长,步态袅袅间修长妖艳的体态勾魂摄魄。
    曹昂眸子渐渐眯起,退了一步,试探的问道:“皇后?”
    自那日曹昂将她从老罴的手中救出,曹昂就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魂牵梦萦,她最近总是在想,如果当初她嫁给的是曹昂……
    自董贵人肚子一天天见大,刘协就对她一天天冷漠,她的心里从吃味变成了嫉妒,渐渐有了报复的想法,伏寿袅袅娜娜地走到他身边,用那双湿润的眸子凝睇着他,忽然张开双臂,蛇一般缠在他的身上,饱满结实的胸膛紧紧贴着他的胸口,曹昂大吃一惊,一双手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只能被动地垂在那儿。
    “月儿?”
    “什么?”
    “我的乳名,公子叫我月儿便是。”
    望着深情款款的伏寿,曹昂心中腹诽“我次奥,刘协能不能成为绿帽侠,今夜就在老子的一念之间了。”伏寿哪能知道他心里说的什么,痴痴一笑道“那日是你救了我,我还一直都没好好感谢你。”
    “忽然面露恨意“你可知,那日之后他对我无丝毫关心?”伏寿望着他恨恨的道“我是皇后,是他的发妻,我父亲为了他的皇位四处奔走,可最后换来的是他对我的冷落,呵呵。”
    “这姐们是不是不知道我把他弟弟的手指掰断了?”曹昂腹黑的想着。“我知道伏新被你掰断了手指,但我一点也不恨你。”曹昂听罢,身躯不受控制的一僵,察觉到他的异样,伏寿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曹昂干笑一声,摇了摇头,惹得伏寿白了他一眼,“我真的一点都不怪你……”
    曹昂听她越说越离谱,拍了拍她后背,轻轻的挣扎开来“皇后,如此深夜你我孤男寡女,实在是不合适。”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额。”
    伏寿直勾勾的看着看着曹昂,忽然紧紧揽着曹昂的脖颈,火热的鼻息喷在曹昂的面庞……
    原本皎洁的月色,为云头遮盖,
    辅国将军,伏府之内。
    伏新双手缠着厚厚的绷带,在房间里撕心裂肺的叫嚷着,披头散发好似疯汉,一众佣人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丝毫声响,只因为伏新最喜爱的那名娼妓已被伏新虐杀,死不瞑目的躺在那,伏完走进来,眉头一蹙,挥了挥手众奴仆将尸体抬出关上房门。留给他们父子单独相处的时间。
    伏新双目通红“县候?什么称谓?无指候?父亲,外面的人这么说我?无指候?没有一根手指的侯爷?啊?哈哈哈哈……”
    伏完听罢,无奈的叹息一声,“我可是他的妻弟,他就这般对我?曹昂一阶阉奴之后,竟然得了虎贲中郎将的职位?哈?这个天子连宫中禁卫的控制权都交出去了?”伏新喘着粗气,竟然揪住了伏完的衣领,狂热的笑着“父亲,你告诉我,这样的天子你拥戴他作甚?”伏新等着一双牛眼,喃喃道“还不如你我一同拥戴曹孟德称帝,也能落一个好处。”
    伏完听到自己儿子说出如此诛心之言,面露怒意,伸手“啪”一个耳光,将伏新扇在地上,因为手指尽断,无法助力起身,伏新就这么躺在地上,嘴角渗血,冷冷的看着伏完,伏完指着伏新颤抖的道“孽障,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伏新艰难的起身,疯狂的笑着“哈哈,五指侯,多么好听的名字啊。”伏完甩袖道“以后莫要同曹家作对,近些日子不要出门惹事。”
    “孩儿知晓,定然不会坏了父亲的大事。”伏新冷笑道。伏完叹息一声出了房间,伏新好似脱离一般,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双眼直勾勾望向房梁,一行清泪从眼角划出“曹昂,你给我等着,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章节报错(免登陆)
猜你喜欢: 娘娘她靠吃瓜在后宫躺赢 漆黑的光芒:魔法背叛 噬天改命决 我的灵兽被人穿了 快穿之躺赢的女配 我以科学证仙道 重生:崛起香江 笼中春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最狂战神 我的师父是魔女 大明:家父永乐,永镇山河 锅影忍者 穿成悲催农女后的发家日常 女总裁的下山高手 闪婚后大佬总对我一见钟情 大道韶华 论在古代如何快速升职 夺荆钗
验证码: 提交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