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魏挽天倾> 卷一·许都风云 第七十章·文长献功

卷一·许都风云 第七十章·文长献功

章节报错(免登陆)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 dingdian666.com,更新快,无弹窗!     魏延,字文长,前世为三国时期蜀汉名将,深受刘备器重。
    入川时,数有战功,升牙门将军。攻下汉中,拔为镇远将军、汉中太守,成为独当一方的大将,镇守汉中十余年。刘备即位后,拜镇北将军。随同诸葛亮北伐,拜凉州刺史,封都亭侯,曾在阳溪大破费瑶和郭淮。打算亲率兵马由子午道袭取关中,仿效韩信故事,与诸葛亮会师潼关,遭到谨慎的诸葛亮反对。
    前世其人作战勇猛,性格孤傲,却与长史杨仪不和。
    诸葛亮死后,两人矛盾激化,相互争权,魏延败逃,为马岱所追斩,并被夷灭三族。
    在前世无论是正史还是演义里的魏延,相对来说能力绝对算得上是出众。不管是武力还是胆略,堪称一流。演义当中对他的描述相对弱化了很多。可实际上,魏延的能力不低,而且也非常忠诚,只是对权力的渴求太过浓郁强烈。
    武侯在世之时尚可压制与他。然而在其身死之后,偌大蜀汉几乎无人能够压制魏延,武侯生前留给后主刘禅的辅臣,却只能为辅臣,而不能也无力去掌控全局。蒋琬、费祎,向宠等,都没有支撑起整个蜀国的能力。哪怕是武侯生前所寄托的姜维,无论是拿资历或者威望都不如魏延。
    在这等时候魏延的小尾巴在无人压制的情况下翘了起来倒是在情理之中了,皆因蜀汉后期,人才凋零,其实很大的原因便在诸葛亮的无论大事小事皆事必躬亲上。魏延一死,也代表着蜀汉最终的没落!
    而今的魏延虽然在汝南小有名气,可是相较起来还远没有后世的那般的声望,虽然一直在汝南是一个小小的守城将,有时心中有怨怼,却决计不至于灰心丧气,因为魏延相信在冥冥之中,有一些因缘际会的因素,他召集了自己这些时日聚拢的亲信,魏延此刻心里极度的紧张,但看上去却很平静,只因为他晓得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事情。
    魏延环顾这三十余兵士,沉声道:“我有重任与尔等,能否竭尽全力完成?”
    众亲信闻言皆面面相觑,有人抱拳道:“将军直言便是。”只见魏延拔出鞘中长剑狠狠地插在地上,双眸眯起缓缓道:“我欲大开守门,献城给曹军,诸位若是布依可凭此剑将我人头取下献给袁公路。”魏延说罢,众人大惊不已。着实是猜不透魏延为何有此打算。
    “将军此举何意?”
    “暴袁无道,苦我等久矣。我等日日餐食皆为磐石般坚硬的面饼,城外曹军日日食肉,尔等不闻?”
    “……”
    “我等袍泽,伤罢却得不到医治,只得苦苦等死,命也?”
    “在座诸位论能力,哪一个不是胜任裨将校尉的主,最次也可担当曲长,可是我等在此与大头兵有何两样?袁家识人不明,任人唯亲,将我等生死置之度外也便罢了,我等参军不过为家人安稳又一餐饱饭,然粮饷数月未发,主将以上在此刻依旧山珍海味,岂不令人愤恨?”
    魏延的话语炸响在场间每个人的心里,是啊,这样的主公我等侍奉在身边,图什么?
    魏延见众人模样,心中一喜,思付煽动的七七八八了,大手一挥道:“我欲斩杀督战队,取其主将人头,大开城门献给曹军,你等若是认同便与我歃血,若是不肯就拔出这长剑取我人头于袁贼,你等意下如何?”
    沉默片刻,三十余人个个单膝跪地,抱拳道:“追随文长将军。”魏延大喜,拔出长剑,持膝折断,以断剑与众人歃血为誓,如有违背天地难容!
    而后,魏延面露定之色,“常言道,良禽择木而栖,大丈夫生于世上,当仗三尺剑,建不世功业,诸位建功立业,就在当下!”众人皆是一怔,再看向魏延的目光,便显得不太一样,这是一个极有雄心壮志的家伙,哪怕在大将桥蕤身上也体现不出的气质来。
    想到这里,当中有兵士轻声道:“将军所言,正合我等心意。”而今我等虽然只有聊聊数十人,然有文长这等勇将在侧,区区一个督战队,又算得什么?
    魏延拉住那人的手道:“我等今后如何,皆系于一身。大丈夫建功立业,便在今朝。”随即开始商议事情。“此事极为凶险,常言道,富贵险中求,咱们以后的荣华富贵,就看有多大的胆气,可敢随我冒险?”,“将军尚不惧,我等有何惧之?”魏延闻听大喜,随即众人穿着甲具,持兵刃,魏延身披铁胄,手握凤嘴大刀,率领众人浩浩荡荡就往督战队所驻扎的地方去了。
    方经过大战一场,这督战队哪还有半分力气,皆在沉睡,鼾声如雷。趁着这么个功夫,魏延带着人,悄然进入驻地。“马德,咱们和这督战队比起来还真是后娘养的。”当中一兵士见内中规模,低声骂道。
    “噤声!”魏延眼睛一瞪,轻声道:“切莫发出太大声响,莫要惊动了这些狗贼。”魏延瞪了那人一眼,躲在一座帐篷后,仔细打量周围的情况。
    魏延观察环境之后,,“咱们兵分两路,四处放火。”依着魏延的命令分成两路行事。
    该说不说,他们的行动效率着实是快,营地之中有几处帐篷着了火,火来的非常莫名,且火势凶猛,“带人过去看一下,是什么情况。”主帐中传来了雷博的声音,魏延心中一惊,未曾想这大将也在此处。
    只见雷博与陈兰皆走了出来,大声说道:“尔等仔细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兰骂骂咧咧的,任谁的清梦被这么惊扰都不会有好脾气。
    “还是你去看一看吧。”雷博努了努嘴对着陈兰说道,陈兰无论官职还是武力都不及雷博,自然要听命前去,闻听雷博的命令之后,立刻带着人过去查看。魏延则趁机站起身来,带着身后的军卒,快步向大帐跑去。
    “什么人?”
    陈兰见有人过来,连忙大声喝问。见来人穿着自家军士的服装,故而陈兰也没有看出不妥。只不过,他用口令密语询问之时,魏延他们却听不懂。他索性装作没有听见,快步向大帐走去。可是当魏延走近的时候,几个守卫便觉察到情况有些不妙……
    “来者何人?”“汝南魏延是也!”双方距离,不过十步距离的时候,眼见陈兰已经拔出腰间长刀,魏延也不废话,凤嘴大刀高高举起,刀锋处寒光熠熠,双方的距离很短,哪怕陈兰已经有了防备,可魏延的动作太快,根本容不得他做出反应。“噗嗤”狠狠地一刀就嵌入陈兰的肩窝处。鲜血飞溅不说,陈兰跪地哀嚎不已。
    魏延随即抽刀将陈兰一脚踹翻在地,双手紧握大刀,垫步冲到陈兰身后的一众守卫跟前。
    就见他手起刀落,接连将数名守卫劈翻在地,便如同一阵风似地,冲进了大帐。
    与此同时,魏延身后的一众军卒也擎出刀来,上前割下那几名守卫的人头……
    雷博见事情不妙,慌忙冲入帐中去取披挂,魏延见状提刀冲进大帐,却见大帐中空无一人。他先一怔,旋即感到不妙,连忙纵身向前一窜,一抹刀光从他身后出现,险之又险,差一点砍在魏延的身上。一缕发丝缓缓落在地上。
    只见雷博全身披挂,提着大刀恶狠狠地看着魏延,魏延冷视昔日这位高不可攀的大将,提刀掠了过去,二人在帐中相斗,刀光舞动,杀气四溢,斗了十余回合,雷博渐渐力有不逮,又听得账外督战队得哀嚎,顿时感到不妙,买了个破绽,转身就想要往外跑。
    可魏延又怎可能容他逃走,疾步掠至,一跃而起猛地将凤嘴大刀砍了出去,雷博惨叫一声,一头扎倒在地上,魏延随即冲上去,手起刀落,把雷博的人头生生剁了下来。
    魏延见大事已定,将雷博的头颅系在腰间,而后就冲出大帐。只是这个时候,整个督战队得驻地,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魏延麾下的一帮亲信具都是狠角色,把督战队驻地中的火油灯往那帐篷上丢,刹那间,整个督战队的驻地,变成火海熊熊燃烧起来。带着一干亲信见人就砍,逢人便杀,顷刻间,督战队的兵士几乎全部倒在血泊之中,死的死,伤的伤,看上去极为凄惨。
    余下的兵士顿时恼羞成怒,连忙跑出来阻止。更有人哗啦啦涌上前来,将魏延等人围在中间“尔等可要谋逆造反?”就在此时,魏延大步流星,从营地中走出。他身后是一片烈焰升腾,魏延浑身浴血一手持刀,一手拎着雷博的人头缓缓走上前来。
    熊熊火光映照着魏延看上去更显伟岸,在他身后,更跟着一干亲随,每个人腰间都系着几颗血淋淋的人头。
    “主将雷博、陈兰人头皆在此,哪个敢乱来,休怪魏延心狠手辣!”魏延将二者人头高举过头顶,大声呵斥,引得一片哗然。其身材本就高大,本就是一个极具威严的人。因此一番呼喝更显震慑。
    而今他高举二将首级在手,在火光中厉声喊喝,声音洪亮,竟使得督战队的兵士,无一人敢站出来说话。魏延声如巨雷,震得一干乌丸人,鸦雀无声。
    “啊呀,那好像真的是雷、陈二位将军的首级。”
    “真的是雷、陈二位将军,这厮,竟然斩杀了二位将军!”雷博与陈兰在袁术的大仲那可是四方将军位的能耐,他们自然不知道魏延能够斩杀二人有取巧的嫌疑,再者说现今这个节点谁会关心这个?只当是魏延勇猛过人,个个胆颤心惊,不知所措。
    片刻,不知是谁起了个头,放下手中武器,一时间从者云集,纷纷缴械投降。
    汝南城门,轰然大开,门洞内火光映射,浑身浴血的魏延高举二将头颅,心中顿时豪情万丈,“今后大好前程定然等着我!”
    气沉丹田大声喝道:“魏延献城于此!”
章节报错(免登陆)
猜你喜欢: 在木叶打造虫群科技树 掌灯判官 修仙就是这么科学 空间种田:糙汉的仙妻全家宠 长公主重生后被迫绑定了强国系统 诸天:从斗罗武魂觉醒开始 异世召唤之神魔三国 全民领主:我的兵种变异了 我靠卖药膳拯救残疾小娇夫 木叶:这个忍者浑身是肝 医武高手闯天下 我缔造了文娱盛世 全民领主:从亡灵开始百倍增幅 修仙:从就职德鲁伊开始 狂少归来 叶阳苏清歌 冥王崽崽三岁半 穿书八零之极品婆婆有空间 大隋软饭王
验证码: 提交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