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魏挽天倾> 卷一·许都风云 第八十六章·司马父子

卷一·许都风云 第八十六章·司马父子

章节报错(免登陆)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 dingdian666.com,更新快,无弹窗!     若说谁家当为河内温县执牛耳?
    当首推司马家为魁首,家主司马防,字建公,前颍川太守,司马儁之子。
    人人皆言,司马公乃是耿直公正,颇有威仪。爱读《汉书》,讽咏数十万言。年轻时,起家郡官,历任洛阳令、京兆尹,许都令……
    昔年多次赞扬曹操,并举荐他其洛阳北部尉,曹操由此开启了自己的仕宦生涯。
    司马建公育有八子,分别以朗、懿、孚、馗、恂、进、通、敏几字命名。膝下诸子有着司马八达皆人中龙凤的美誉。
    其兄司马孚现为司空府文学掾,司马懿虽自陆浑山学成归来,然而与其余六位兄弟皆尚为无官之人。
    房中,司马懿端着一盆热水放置于司马防脚下,蹲下身来,亲手为父亲洗脚,司马防欣慰的接受,抚须说道:“吾儿,学艺归来,当属大幸事。”
    司马懿谦逊的一笑道:“孩儿之大幸,乃是侍奉在父亲左右。”
    司马防闻言,笑而不语。司马懿正在为父亲洗脚,突兀的蹦出一句话来“今日与好友相约在丰毓楼内,倒是碰到了一位颇具威仪的人物。”
    “仲达所言何人?”
    “父亲觉得,这偌大的许都城中,又有多少能让孩儿,诚心夸赞的青年俊彦呢?”司马懿如此反问道。
    司马防沉吟片刻,吐了口浊气,开口道:“近几月风头正炽的当属司空嫡子,曹子脩了,吾儿可是碰到他了?”
    “父亲英明,孩儿今日所遇,正是中郎将大人,我还去讨了杯酒水呢?”
    “哦?没被他赶出来?”司马防闻得儿子主动上前与曹昂讨教了一番,抖擞精神,戏言问道。
    司马懿笑着摇头,司马防此问是有缘由的,曹昂此子自从宛城回来以后,对他们这些士族的排斥尤为明显,且从不掩饰,就差明说老子与士族不共戴天了。
    按理说,曹孟德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与能量,除了宗亲的扶持之外,不乏其年轻时士族给予倾力的帮助,按常理来说,曹昂身为曹操这个获利者的儿子,且不说对待士族恭敬有加,便是面上的友好都几乎懒得维持。
    其在两郡的作为有人说是狠狠地扇了士族一个耳光,可是在士族看来,这哪是扇耳光啊,分明是用尖刀深深地扎进士族的胸膛,血流了一地不说,还假惺惺的劝慰着“要坚强啊。”杀人诛心莫过于此!
    “吾刚刚回返,与他又无甚冤仇,他又有何理由去贬谪与我?”
    “那倒也是,与他相处些许时间,觉得此人如何?”司马防点点头,如是问道。
    “此人敏锐非常,有凝聚力,麾下一干兄弟对他很是信服,再看此人在两郡的作为,如果没有夏侯渊曹仁等首肯,他也决计做不成此事。由此看来,曹氏宗亲对司空这个嫡子也是推崇备至的。”
    司马防有些慵懒的倒在椅背上,悠然道:“你只说了此人的心性与性格,你可知此人手段呢?”
    “这个孩儿不甚了解。”
    司马防拍了拍他,示意其起身,在一旁坐下。司马防亲自拾取麻布,将湿润尚在冒着丝丝热气的双脚擦拭干净,只听他说道:“此子实非善类。”
    司马懿眉头不由得一挑,因为自己的父亲近乎从无对人有这等评价,诚然此刻他们与曹昂算是对手,然而,司马防此话却绝非是贬义,而是出于对曹昂这个对手给予认可的中肯的评价。
    “请父亲解惑。”司马懿作揖说道。
    “曹子脩少年时,便跟随孟德南征北战,且为人谦和,是那种人敬他一尺,他还一丈的性子,这自然而然的就在基层兵士里打下了基础。”
    司马懿了然,看来曹昂此人不光是备受宗亲的青睐,便是在外姓武将与底层的兵卒们心中也有着深厚的基础。
    “若是仅仅靠亲和谦逊的话,恐怕是无法令兵将们信服吧?”见司马懿一针见血的指出关键所在,司马防频频点头,心中对自己这个儿子赞誉又高了一筹。
    此子归来之后,坊间盛传其能持五石弓,能七星连珠,但那时大多数人对此都是嗤之以鼻的。”
    司马懿皱着眉头,作为一个合格的士族子弟,君子六艺是需要通晓的,哪怕不擅长也要有所涉猎。
    弓箭的门道,司马懿又怎会不知,就说他自己的亲身体会,莫说什么七星连珠,就是一瞬间连发两箭,司马懿都自认做不到,且臂膀还要肿胀一阵时日。
    “坊间传言属实是有些夸大其词。”司马懿肯定的说道。
    司马防看了司马懿一眼继续道:“而后,孟德派他护卫琅琊候刘阙前往下邳同吕布盟约之时,曹昂身着广袖与吕布麾下第一大将,全副武装的张文远战了一场,不分胜负!”
    司马懿豁然起身,瞳孔猛缩,自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后,兵士们的装备打扮一直都是照着机动与灵活所配备的劲装带甲,身着广袖纵马驰骋之时,因为风会吹鼓广袖袍服形成阻力,大大限制了速度与活动。
    因此两军交战斗将之时,均是要以灵活机动为主,穿广袖斗将与战场上胯下白马冲锋殊途同归,要么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要么就是作死!
    曹昂肯定不是作死,那么就是有那个实力。
    张文远是谁司马懿不甚了解,然而吕布虓虎之名却是无人不晓,能坐上虓虎麾下第一大将的,自然也不是善类,然而就是这等人,在披甲执兵的情况下,却与一个身着广袖的公子哥打的有来有回,司马懿不会觉得那张文远差劲,他只觉得曹昂勇猛。
    看到正在惊愕的司马懿,司马防示意他稍安勿躁,摆摆手继续说道:“孟德征战袁术之前,曾属意其射箭助威,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以五石弓,七星连珠!”
    “且最令人惊愕的是,其射出的箭簇,将城墙的砌砖射的粉碎!陛下赠他楚霸王甲兵,而他回敬给众人的乃是,他有媲美霸王之勇的实力……”
    而后,司马防在儿子的目瞪口呆之中将曹昂如何大破袁术首城,威震淮、汝两郡,斩大将不计其数的事例一一同司马懿说明了。
    良久,司马懿方才从失神中回过味来,缓缓开口道:“照父亲如此说的话,此人乃是个异常棘手的存在,二公子希望渺茫啊。”
    司马防感慨道:“是呀,尤其是在交锋还要束手束脚,畏头畏尾的情况下。”
    司马懿心中揣测,曹昂此人添为嫡长子,得长辈,外姓武将、兵卒信赖,胸中自有丘壑,无需多说,单凭这些他绝对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然而,不光如此,此人还兼备霸王之勇,扬威疆场,立下彪炳功勋。
    仔细一盘算下来,曹昂这家伙,是个几乎没有弱点的,异常棘手的家伙。
    “若非如此棘手,二公子如何会坚定的与我等现在一起呢?”司马防反问道。
    “可这样的话,我们士族也是很被动的啊。”
    司马防见儿子钻了牛角尖,出言劝慰道:“仲达,难不成曹子桓在你心中没有一点优势嘛?”
    司马懿苦笑道:“请父亲原谅孩儿的愚钝,我着实没有想到曹子桓的优势在哪里。”
    司马防起身道:“只要有我士族在,这就是曹子桓的优势。”他无比自信的说着,在司马防的眼光来看,曹昂的优势如此明显,但那又如何呢?
    在当今这个时代,无论你是多么优秀的人,若是没有士族的帮助,一切优势和想法都是空中楼阁。
    历数当下,比如刘玄德,枭雄一般的人物,手下有猛将、谋臣,可是那又如何,其在徐州时便不得士族支持,这不,灰溜溜的屈膝在荆州,哪怕不情愿也要老老实实的在新野县为刘表甘当马前卒。
    再说那公孙瓒,白马义从盘踞幽州,何等的英雄霸气,可是依旧是吃了没有士族扶持的亏,在界桥一战,为四世三公的袁本初打的灰头土脸,一败涂地,不多时公孙瓒麾下便四分五裂,幽州易手。
    即便强悍取光武帝刘秀,又如何,如果没有士族的扶持他何来云台拜将坐拥天下的机会?
    司马防觉得,在当今这个天下,只要有士族的支持,只要被支持者不是个傻子,就能成功。
    就算曹昂是天命之子,司马防也要将其拍在泥土里,令他翻不得身。
    “强如楚霸王,结局如何?”司马防开口问道。
    司马懿先是一愣,而后回答道:“四面楚歌乌江自刎。”
    “那比他弱势的刘邦呢?”
    “威加海内,坐拥大汉天下。”司马防笑着点头,司马懿复又问道:“且不论曹昂是否甘愿做个霸王,父亲怎知那曹子桓是不是当汉高祖的料?”
    司马防深邃的看着司马懿,后者同样目光灼灼的望着父亲,“他们是谁,不是由他们自己决定的,取决于我士族,我士族说他们是什么,他们就是什么。”
    这番听起来大言不惭的话,却深深的震撼了司马懿,父亲为何如此自信,一切只因为,他们士族是有这个实力的。
章节报错(免登陆)
猜你喜欢: 斗罗:绝世之光 死神黑线 太子入戏之后 顶级悟性:从基础拳法开始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 传奇驭灵师:出金真的很难吗? 走在命运之上 铁血巾帼 罪域之花 我的公公叫康熙 天命第一仙 成为怪谈就算成功 空间农女:疯批相公娇弱可欺 恋综翻车后,影帝哭着求我给名分 这是你的江湖呢 战锤的纳垢骑士 全民铸兵:开局造出复活甲 首次穿越撞上氢弹是否搞错了什么 玫瑰迷醉
验证码: 提交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