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穿越荒年揣空间,捡吃捡喝捡夫君> 第二十章 瞎啊,把狼眼珠子当成萤火虫

第二十章 瞎啊,把狼眼珠子当成萤火虫

章节报错(免登陆)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 dingdian666.com,更新快,无弹窗!     “干哈去?”岑阿宝漫不经心的问,小眼神一个劲儿往爹身上瞅。
    挂念啊,爹咋还不醒。
    祈泽尧憋了一会,冒出四个字:“保护大家。”
    怪神秘的。
    等再回来前岑阿宝发现爹已经醒了,高兴的一个劲儿蹦跶:“爹,爹,你先别闭眼儿啊,等会的啊,等会我过去瞅你。”
    祈泽尧摁住她蹦蹦的小身子:“别蹦了。”
    “恩?”咋的呢?
    祈泽尧闷了半天,道:“太矮,再蹦也看不见。”
    岑阿宝气的想咬他:“哼,你也不高啊。”
    祈泽尧耷拉着眼睛自言自语:会长高的。
    他们在地上撒着方才寻摸来的东西。
    岑阿润蹲在旁边看,一会儿问一句:“妹,撒啥呢?”
    “下夜就知道了。”岑阿宝笑的贼兮兮的。
    撒完东西岑阿宝上去看爹,见岑老大精神不错,也能说几句全乎话便安心了。
    岑阿宝瞅着祈泽尧正坐在山边边上用兽骨刀削一个个小飞镖似的东西呢。
    她也跟着学,结果把手割了,血珠子冒了出来,祈泽尧赶忙拿过来含在嘴里。
    “诶呀埋汰。”
    “你别弄,看着。”祈泽尧把她手里干活的家伙什儿拿到一边去。
    祈泽尧做了二三十小飞镖才歇了气儿,岑阿宝把他的手拉过来一看,都快磨出火花子了。
    下夜,岑老三值守,岑声陪着老爹。
    亮晶晶的星星挂在天上,岑声犹豫片刻,用气音:“爹,大伯这样做会不会太自私了?咱们赶路呢,大伯现在却受伤了,全家人照顾他不说,守夜的事全是爹一个人做了,多累挺啊。”
    岑老三瞪着眼诶了声,拍了下儿子后:“别烂说话,你大伯那是为了你大伯娘。”
    说心里话,他是不可能为自个儿婆娘豁命做这些事,他寻思疯就疯呗,能干活能生娃就得了。
    “爹,你听着啥动静没?”岑声忽的紧张起来。
    嘶嘶的声音愈发的近,今儿个月亮照的亮,抻脖一瞅:“蛇,好多蛇。”
    地上盘浮着好多蛇,吐着蛇信子,不怀好意的靠近它们的山洞。
    但似是顾及什么,只在栅栏前打晃。
    一喊有蛇,可把岑家活家子都惊醒了,岑老大想撑着’残躯’下去打蛇,岑阿宝嚷嚷着:“诶诶爹,别动,没事,我和小脏孩今儿个特意去挖的硫磺撒边上了,它们不敢进来。”
    他们杀了两条蟒蛇,其他的小蛇肯定寻着味过来报仇。
    幸亏小脏孩有远见。
    岑老太扒头瞅,瞅的她直捂心口:“那老多蛇啊,得有十多条,要万一真钻进来可咋整。”
    “不怕。”祈泽尧忽然冒出来,拿起自制得小飞镖跟玩似得,欻欻准确无误的刺中了蛇的七寸,蛇们顿时瘫瘫了。
    “睡觉,明早抓!”
    岑家人晕晕乎乎的睡了,又晕晕乎乎的起了。
    天一亮,岑家人贼默契的齐刷刷抻脖子往下瞅。
    得有十多条蛇,眼下全拧巴成麻花死地上了。
    “老三,快快,捡起来,把蛇脑袋砍了,蛇皮扒了,一会儿吃蛇羹。”岑老太笑咪咪的:“给我大儿补补,早好早利索,还得继续赶路呢。”
    祈泽尧听着这话,眼里闪过什么。
    扒蛇前,岑阿宝塄是没露头,不敢瞅,吃的时候更是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吃,恶心。
    岑阿宝背对着爹,听着他吃蛇羹:“诶这蛇有股血腥味。”
    岑老太啧:“净事净事,咱这伙食够好的了,你赶紧吃,可劲造。”
    祈泽尧听了岑老大的话默默把袖子往下拽了拽,被袖子挡住的地方有个伤口。
    虽说岑家人搁山里过的无人问津,但日子也一天天的过。
    “老大,快让你三弟瞅瞅伤口恢复的咋样。”
    把伤口上压的回血菇草药掏出来,这么一瞅,呀嘿,奇了。
    前几天还有个血窟窿呢,血次呼啦的呢,怎的今儿个伤口长死了呢。
    岑老大又动动胳膊,乐了:“娘,我大好了,眼下打两匹狼都没问题。”
    听了这话的祈泽尧用古怪的眼神瞅他,意思很明显:你要么就要扒雪貂的皮,要么就要打狼,你还想干什么?
    “把你能的,还想打狼。”岑老太细琢磨了下,宣布:“咱三日后出发,不能总搁这里头待着,要不真成野人了。”
    “这三天,打起精神来,多整点吃的。”岑老太想到啥,对祈泽尧说:“小尧啊,你那飞镖挺好,让小子们跟你学呗,路上也能护着自己。”
    “好。”
    挖番薯,洗番薯,晾番薯干,晾柿饼,这些都各装了两大包袱皮,估摸着合着能有一百斤。
    腌好的野鸡野兔子肉啥的也有七八十斤,搁黄泥罐子里了。
    岑家人又勤快的挖了二百斤的野菜,用盐一煞,做成咸菜了,一来路上就着吃点嘴里有点滋味,二来吃点咸的东西咋说能有点劲儿不是。
    日子过的极快。
    眼睛一闭一睁。
    三天一眨眼过去了。
    岑老太指挥和大家伙把东西往车上搬。
    十个黄泥大罐往车上一摆,用草甸藤蔓做的包袱皮往中间空里一塞,得亏做的板车听了岑阿宝的话把四周做成高围栏了,不然好悬得翻车。
    草鞋、草甸子、草衣、锅碗筷乱七八糟的塞的满满的。
    岑家人上手推,累啊,真累啊,尤其是往上坡走都得使出吃奶的劲儿。
    不知走了多久,水雾蒙上了他们的眼,松肃穆,石暗淡,影婆娑。
    森林周围,密密层层,枝丫交错,和他们的影子交融在一起。
    祈泽尧忽的停下步子,抿着唇:“先别走。”
    “咋了小尧?你要撒尿?”岑老太抹了把汗。
    祈泽尧摇摇头,很淡定的抬起头,伸手指了指前面。
    岑家人看过去。
    岑阿润傻的呵的笑:“奶,有萤火虫,真好看。”
    岑阿宝挠挠脑袋,总觉得小哥傻兮兮的。
    岑老太哆嗦着手拍在小孙子脑袋上:“眼大露神的玩意儿,啥萤火虫,那是狼眼睛,咱遇着狼了啊。”
    狼来了,来了,迈着模特的步伐来了。
    “奶,咋,咋整……”
    “统共就两匹,不行跟它们拼了,用飞镖干死它们。”
    岑老大已经拿出砍刀了。
    祈泽尧一马当先挡在他们面前,用死亡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对岑家人道:“你们看……”
章节报错(免登陆)
猜你喜欢: 邪帝狂妃 朕即大宋 剑道第一仙 我的妻子是大乘期大佬 未来寄回日记本,一页就赚十个亿 实习主角 天行烟雨 混沌天帝诀 灵道医途 九尾龟之吃的魅惑 天狐缘 三国之汉末枭雄 重生1983:我把老婆宠成首富 白首仙途 都市极品仙尊 邪帝狂妃:鬼王的绝色宠妻 她重生后只想嫁糙汉 残疾战爷是孩子他爸,瞒不住了! 快穿之娇娇要上位
验证码: 提交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