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绝世师尊:养徒成祸> 第二十八章重伤

第二十八章重伤

章节报错(免登陆)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 dingdian666.com,更新快,无弹窗!     尤棘森林妖兽众多,越靠近森林中部,妖兽修为越高,叶希音的目的很简单,借助妖兽来收拾身后的五个金丹修士。
    五个金丹修士也不是傻的,一见叶希音径直往森林中心跑,当即就明白了她的打算,五人不断加速,多次以合围之势,意图拦截住她,但最后都被她险而又险地突围成功。
    叶希音也因此受了伤。
    “再坚持一会!”叶希音咬着牙,忍者伤口的疼痛,再次提速。
    前方不远处就是一只元婴期妖兽的地盘,只要进入它的地盘,那五个金丹修士必定会受到攻击。当然,她也不能幸免。只是比起应对五个金丹修士和进入元婴期妖兽领地,她宁愿选择后者。在她看来,选择后者的可能性更多,生还概率更大一些。
    噗嗤!
    身后几把飞剑袭来,叶希音躲掉前面四把,却被最后一把刺中肩膀。剑的冲击力之大,带着她往前扑倒。
    嘶——
    叶希音疼得倒吸冷气,那剑竟是从后背贯穿她的肩膀,只在后背留了个剑柄。
    她顾不得查看伤势,迅速从地上爬起,继续向前跑。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她越跑越快,能感受到鲜血从她的伤口顺着身体流下,是温热的。
    “真是邪门了,一个筑基期这么能跑!”一个金丹修士骂道,本以为抬手就能解决的蝼蚁,没想到竟废了他这么多功夫。
    其他四个也是一样的想法,同时心里也明白虞柳要杀这个女子的原因,这样的天赋,留着以后必然是一大威胁。
    虞柳:“.........”误会,我杀她是因为她比我美!
    浓重的血腥味随风飘散,在林中扩散。原本在睡觉的元婴期妖兽吸了吸鼻子,从沉睡中醒来。金色的眸子泛着冷光,它站起身,锁定一个方向后飞窜了出去。
    叶希音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飞速靠近,她当即停了下来,一跃而起,藏入茂密的树冠。
    五个金丹修士:“.........”在我们面前藏,生怕我们找不到你?
    五人二话不说,驱使着飞剑斩向叶希音所在的树冠。咔嚓一声,枝叶落地。
    叶希音换了一棵树,继续躲。五个金丹修士继续砍树,就像猫捉老鼠一般,这时的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追累了,竟然也不急着解决叶希音。
    一直砍了五棵树之后,五个金丹修士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注视着他们。
    五人停了下来,缓慢转头,对上了一双冰冷的金色竖瞳!
    元婴期妖兽对自己领地内的一草一木占有欲极强,这五个金丹修士毁了它五棵树,足以挑起元婴期妖兽的怒火。
    于是,接下来的画面变成了元婴期妖兽追逐五个金丹修士。
    叶希音看着一兽五人跑远,她这才从树上下来。方才那只妖兽也发现了她,不过对比五个金丹期,她一个筑基期只能算一只小虾米,不够它塞牙缝的。所以它会先解决大头,随后再来消灭她这个小的。
    她要做的便是在妖兽回来之前,离开这里,躲得远远的。
    叶希音咬着牙,用手把穿过肩膀的剑身一点一点推回去,直到剑尖也陷入肉中,她才从后背用力把剑给拔了出来。
    一时间,鲜血奔涌而出,把吴泽披在她身上的外衫彻底染成了红色。
    叶希音运转因果之力,减缓肩膀处的血流速度,阻止鲜血继续往外流出。
    “失策了。”叶希音苦笑,她不该把所有的乾坤袋都给吴泽的,起码给自己留一两瓶疗伤的丹药啊。
    当时只想着一旦分开,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聚,乾坤袋里的东西对她用处不大,吴泽却很需要,所以就给他了。
    如今后悔亦是来不及。
    但愿吴泽争气一些,活着再次与她相见。
    叶希音脱掉身上的血衣,放出神识,一方面是为了震慑周围的妖兽,一方面是为了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修养。
    她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不然等那只元婴期妖兽解决完那五个金丹修士,下一个遭殃的就是她了。
    大量失血和丹田亏空,令她头晕目弦,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但她必须咬着牙往前走,好在伤口的痛不断刺激着她,没让她昏过去。
    两个时辰后,她发现了一处山洞,山洞的主人是一只筑基期妖兽。她用威压把山洞里的筑基期妖兽赶走,便把山洞据为己有。
    吴泽跑了很多地方也没看见自家师父的踪影,倒是遇到了同样走散了的临渊门弟子。
    “你们看见我师父了吗?”吴泽哑着嗓子问道。
    “没见着。”那弟子大口喘着气,“我只顾跑了,没注意其他人。”
    “我也没留意。”另一个说道,见到吴泽眼睛通红,他安慰道,“你师父是筑基期,你都逃出来了,她一定会没事的。我们休息一会,之后在附近找一找,应该能找到其他人。”
    “嗯,先休息一会,我走不动了。”
    吴泽看着临渊门两名弟子瘫坐在地,自己也坐了下来。一阵风吹来,身上凉飕飕的,他才猛地发现自己没穿衣服。
    方才心里牵挂着师父,对自己的身体没怎么留意,现在才发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正在往外渗着鲜血,这些伤口应该是被树枝划伤的。说来也奇怪,自从从潭水中起来之后,他便再没遇见过一只妖兽的身影。
    那些妖兽都去哪里了?
    吴泽直觉那些妖兽的离开应该和自家师父逃脱不了干系。
    是师父把妖兽引开了?
    吴泽忧心忡忡,心里忍不住自责和懊悔,若是他再强大一些,便不用每次遇到危险都躲在师父身后了。
    变强的信念愈发强烈,仿佛要化为实质。原本安静的灵气突然躁动起来,如旋涡一般涌向吴泽。
    “这,这,怎么就进阶了?”临渊门弟子指着吴泽,惊讶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另一弟子也惊骇不已,心中暗暗起了交好吴泽的心思,这样的天才,今后必定成就不凡。即使半途陨落,对他亦无损失。
    “吴道友此时正是关键时刻,未免他被打扰,进阶失败。不如我们为他护法?”
    “吴道友是我们临渊门的药农,也算是我们临渊门的人,为他护法是理所应当的事。”另一个人显然也打着同样的主意。
章节报错(免登陆)
猜你喜欢: 不灭霸体诀 暴力丹尊 柯南里的捡尸人 人生何处不春天 我在异界有座城 非正常三国 诸天降临:开局点评十大武侠神话 男人三十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重生1988,我被亲爹偷听心声 我是剑仙 洪荒打工人,只想早日退休养老 贞观悍婿 奥特格斗传说 这个武圣超有素质 封侯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暗黑恶魔术士 神亡禁曲
验证码: 提交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