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的1995小农庄> 第七百五十一章

第七百五十一章

章节报错(免登陆)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 dingdian666.com,更新快,无弹窗!     天气是个好天气。
    大家美美的吃过一顿晌午饭,下午继续去大棚干活。
    蔬菜大棚也不过占地两亩。
    建成大棚后看着占地很大。
    但架不住人手多,村民哪怕不都是种地能手,种菜这么简单的活计,还是很轻松就能拿下的。
    两亩地而已,要不是上午的时候,那些领导要来凑热闹,他们早就干完了。
    下午那些领导去看陈凌抠马蹄了,他们干起来很快就把菜种完了。
    接下来就是挖引水沟和沟渠。
    引水沟是灌溉蔬菜的,比较窄。
    沟渠是养鱼的,就宽一些。
    陈凌简单花了图纸,让王立献指挥着乡亲们怎么挖。
    其实挖沟这个事,具体怎么挖,本来是陈凌要来守着的。
    没想到驮马身上出问题了。
    自家牲口有病,这个肯定不能拖。
    陈凌吃过饭,就提上工具箱牵着驮马和小青马去小河边。
    身后乌央乌央跟着一大帮人,一路上还嘀嘀咕咕的。
    这些人都还没见过给马治病,好奇得很。
    陈凌不管这些来凑热闹的人。
    只是一边牵着马,一边时不时喊两句在前边到处乱跑的睿睿和大头。
    到了河边。
    小青马就很自觉很乖巧的迈着小碎步去坡上吃草。
    当然,乖觉是表面的,仔细看吧,它那一边低头吃草一边眼睛来回乱瞟的架势,就知道这家伙还是不安分。
    而驮马自始至终很老实沉默。
    到了河边后,静静地站在陈凌身边,只是右后方的那个病脚,蹄尖儿点地,就跟人脚尖点地站着一样。
    也难怪吴老他们说这驮马站姿挺淑女的。
    这模样还真是。
    只不过是因为蹄子里边有病了。
    陈凌先是围着驮马转了一圈,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在驮马的伤腿的侧面,把工具箱放下,捡出来修蹄刀和绞铁剪子。
    睿睿和大头两个见状觉得稀罕,就咿呀一声,往陈凌身边跑。
    吴老离得近,这个老头子比他们俩小娃子还快。
    师父,要怎么弄,我来给你打下手……
    打下手啊,也行,你待会儿给我递工具吧。
    陈凌冲这个老徒弟乐呵呵一笑,抬头冲余启安和省台一个小年轻招招手:启安、小王,你俩过来,启安你扯着缰绳,小王你看情况帮着点。
    两人走过来,余启安奇怪的道:咋回事,这么老实的驮马,你还怕它闹腾啊?
    陈凌翻翻眼皮:这马蹄子都烂了,我给它挖开它肯定疼啊,疼了谁知道会不会发疯。
    吴老是个好徒弟,急忙走过来:啊?那师父你离驮马这么近,它疼了踢你怎么办?
    这也正是好些领导想问的,纷纷面带好奇的望过来。
    张书记也急忙说道:是啊,小陈,你离驮马这么近,这太危险了……要不还是找个地方,把它蹄子捆住再给它看病吧?
    说着又走过去对睿睿两个道:乖娃娃,你们两个快过来,来爷爷去那一边玩。
    陈凌笑道:没事的,这马尥蹶子是直着往后踢的,要是站在正后方给它修蹄子,那说不准会挨它两脚,我在它侧面就没事了,它这蹄子不会拐弯踢人。
    要是换成牛的话,就要站在正后方。
    这牛是只会侧踢,不会向后踢。
    众人恍然:啊?原来是这样啊!
    他们来乡下少,跟牲口打交道也少
    ,哪里会知道这些事情。
    港台的友人更是眼睛一亮,觉得这个区别很有意思。
    陈凌一摆手:来来来,开始了,吴老你捂着鼻子哈,这马蹄子挖开可臭得很。
    吴老也学着陈凌的样子一摆手:师父你太小看我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吃过苦的,一点臭味算啥。
    话刚说完,陈凌就已经眼疾手快的抓住驮马右后方的蹄子,一下将蹄铁拔了下来……
    “扑哧“一下。
    才仅仅是拔下来蹄铁,就有红的脓血喷溅出来。
    然后白色的脓液也跟着顺着蹄子边缘向外淌。
    一股恶臭也随之扑鼻而来。
    吴老瞬间脸色发绿。
    “呕“的一声,捂着鼻子向后踉跄了好几步,然后开始剧烈的咳嗽。
    余启安也是一声怪叫:我去,这蹄子是坏多久了,咋这么臭。
    不过他生怕这马疼了发疯,手上还紧抓着缰绳不放开。
    爸爸,臭臭。
    睿睿也赶紧捂着小鼻子,拉着大头往张书记他们那边躲。
    坡上的小青马一下抬起头,抽动两下鼻子,表情似乎极为震惊。
    陈凌早就撒开驮马的沾满脓液的蹄子了,哈哈哈,我说啥来着,吃饭前我就闻过这蹄子了,我还不知道有多臭吗?
    呕,师父,呕,这马蹄子坏了吧,怎么比海鲜坏了还臭,呕……
    吴老依然脸色发绿,捂着鼻子干呕不止。
    老头子虽然年轻的时候吃过苦,但如今养尊处优多年,哪里还能受得了这样的臭味。
    没坏,没坏,才烂掉一半而已。
    陈凌笑眯眯的说道。
    现在看到驮马的蹄子上流脓的位置,他一下子放下心来。
    驮马的蹄子确实是烂了,但只烂掉了一小部分。
    原因很简单,是钉蹄铁的时候,伤到了马蹄子里边的皮肉。
    这个皮肉属于马的蹄真皮。
    平常的时候有马蹄保护,马又经常走路挤压,这层皮是比较坚韧的。
    但是钉马蹄铁的时候,就有可能伤到。
    说白了,就是钉蹄的时候,下钉没下好,蹄钉向里倾斜,歪了进去。
    一般要是直接被蹄钉伤到了,钉完蹄铁,这马就不能走路了,当场拔出来,蹄子就直接出血。
    最怕的是眼前这匹驮马这样的。
    就是钉蹄铁的时候,蹄钉子要歪不歪的,这种很难搞的是,刚开始没啥事。
    马感觉不到疼。
    但是走路越多,里面就被偏歪斜的钉子搞伤了。
    这伤还不是大伤,也不会很快就恶化。
    可是随着时间越长,里面的伤口难以愈合,慢慢扩大,这才一下下变得严重起来。
    这也就是陈凌一直没发现驮马脚上有病的原因。
    驮马、驮马,这马买回来就是驮运东西的。
    山里人隔三差五就要牵着出去运货。
    要是时常走路,身上还有负重,这钉蹄的伤早就发作了。
    驮马也早就一瘸一拐起来了。
    而来到陈凌家以后,驮马待的舒服得很。
    每天不用干活很轻松。
    加上本身也皮实,都烂蹄了连跛脚都没有。
    这才造成眼前这种情况。
    陈凌拽起两把枯草,把驮马蹄子上的脓液胡乱擦了擦,拿上修蹄刀,把马蹄上流脓的小洞一下下的挖开扩大,脓血流完后,里面已经空掉了。
    啧,漏蹄了。
    吴老捂着鼻子又凑过来:师父,用消毒吗?我去村里药铺拿。
    不用,工具箱有备用的。
    陈凌一手抓着马蹄子,一手伸过去:针管、碘酒。
    吴老一听又吩咐了,整个人很兴奋,赶紧去翻工具箱。
    找到碘酒之后,一脸认真的抽到针管里,然后递到陈凌手里:给,师父。
    陈凌看他这小学生的姿态,很是觉得搞笑,但现在笑出来有点不礼貌,就忍着笑把粗大的针管拿起,对着马蹄子开始冲。
    碘酒一碰到伤口。
    刚才还老实的驮马,立时被疼得挣扎起来。
    这小公马就是不一样。
    仰着脖子,鼻孔喷着粗气,“唏律律“的一叫。
    用力一甩脖颈,余启安手里的缰绳就被拽了出去,余启安自己也跟着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个狗吃屎,旁边的小王甚至没反应过来。
    这驮马就要失控了。
    而且这马也不愧是短小精悍的杰出代表。
    短小精悍意味着力气大还灵活。
    这匹黑色的驮马就是这样,陈凌还抓着它一个蹄子呢,它一时间挣脱不开,它另一个蹄子竟然就开始踹人了。
    左后边的腿,肌肉一哆嗦,一蹄子带着泥土飞起。
    同时整个身体还要用力往前蹿,往前冲出去。
    吓得众人一阵惊呼,小娃子一阵尖叫。
    吴老在陈凌身后,见状连忙就要去拉他年轻的师父躲到一边去。
    没想到他的手刚伸过去,没摸到陈凌呢,陈凌就起身上前,抓着一只马腿一掀,这突然发疯的驮马就被掀翻在地。
    这驮马其实就是疼的,没受惊,也没别的原因。
    被陈凌这么掀翻在地上,它立马就又清醒老实了。
    不过……
    驮马是老实了,周围的众人就没法平静了。
    刚被这驮马的反应吓了一跳。
    紧接着,陈凌突然就把这马掀翻在地上,更让他们惊得目瞪口呆。
    连续受到这么刺激的事,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虽然以前是有听说过陈凌一人擒住过山里的豹子,也看到过他猎杀野猪王,还有单人杀大野猪,新闻也都有。
    但还是比不了这种亲眼见到的来的震撼人心。
    这时,睿睿跑过去,小脚丫子对着驮马的屁股就踹了过去,爸爸,睿睿打它!
    远处的狗群也跑过来,汪汪叫着就要冲过来给主人助威。
    那叫一个气势汹汹。
    陈凌见状张口就喊:回去,不要叫了,本来没事,一会儿把马吓得惊了。
    一群狗又臊眉耷眼的退了回去。
    这下大伙又被逗乐了。
    余启安回过神仰着个大脑袋,对众人说道:你们也别惊讶,一个驮马不算啥,富贵连牛都能放两个跟头。
    免费阅读.
    yetianlian.
章节报错(免登陆)
猜你喜欢: 冥王崽崽三岁半 都市医神狂婿 修仙别看戏 大国实业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 美漫地狱之主 七零小妻被撩!腹黑军官红眼失控 战国:开局一块地 神魂丹帝 顾总,太太又去男科给你挂号了 临仙行 真千金马甲被爆,全京圈都跪了! 老爹绑我去当兵,全军求我当教官 我在九叔世界做大佬 吴云肖雪燕 修仙大佬靠农场种菜风靡全星际 陈化戚琳 新婚夜医妃带着两萌宝炸了王府 闪婚夫妻宠娃日常
验证码: 提交关闭